忆梅

 
作者: 唐代   李商隐
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
寒梅最堪恨,长作去年花。

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
滞留在远离家乡的地方,依依不舍地向往着春天的景物。

寒梅最堪恨,常作去年花。
寒梅最能惹起人们怨恨,因为老是被当作去年开的花。

参考资料:1、陈永正 《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李商隐诗选译》 南京市 :凤凰出版社 ,2011.05 :176
2、李志敏 《唐诗名篇鉴赏》 北京市 :京华出版社 ,2011.05 :321

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
定定:唐时俗语,类今之“牢牢”。天涯:此指远离家乡的地方,即梓州。物华:万物升华,指春天的景物。

寒梅最堪恨,常作去年花。
寒梅:早梅,多于严冬开放。恨:怅恨,遗憾。去年花:指早梅。

参考资料:1、陈永正 《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李商隐诗选译》 南京市 :凤凰出版社 ,2011.05 :176
2、李志敏 《唐诗名篇鉴赏》 北京市

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
寒梅最堪恨,常作去年花。

  这是李商隐作幕梓州后期之作,为咏梅而寓意之诗。写在百花争艳的春天,寒梅早已开过,所以题为“忆梅”。

  一开始诗人的思绪并不在梅花上面,则是为留滞异乡而苦。梓州(州治在今四川三台)离长安一千八百余里,以唐代疆域之辽阔而竟称“天涯”,与其说是地理上的,不如说是心理上的。李商隐是在仕途抑塞、妻子去世的情况下应柳仲郢之辟,来到梓州的。独居异乡,寄迹幕府,已自感到孤孑苦闷,想不到竟一住数年,意绪之无聊郁闷更可想而知。“定定住天涯”,就是这个痛苦灵魂的心声。定定,犹“死死地”、“牢牢地”,诗人感到自己竟象是永远地被钉死在这异乡的土地上了。这里,有强烈的苦闷,有难以名状的厌烦,也有无可奈何的悲哀。屈复说:“‘定定’字俚语入诗却雅。”这个“雅”,似乎可以理解为富于艺术表现力。

  为思乡之情、留滞之悲所苦的诗人,精神上不能不寻找慰藉,于是转出第二句:“依依向物华。”物华,指眼前美好的春天景物。依依,形容面对美好春色时亲切留连的意绪。诗人在百花争艳的春色面前似乎暂时得到了安慰,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对美好事物无限依恋的柔情。一、二两句,感情似乎截然相反,实际上“依依向物华”之情即因“定定住天涯”而生,两种相反的感情却是相通的。

  “寒梅最堪恨,长作去年花。”三、四两句,诗境又出现更大的转折。面对姹紫嫣红的“物华”,诗人不禁想到了梅花。它先春而开,到百花盛开时,却早花凋香尽,诗人遗憾之余,便不免对它怨恨起来了。由“向物华”而忆梅,这是一层曲折;由忆梅而恨梅,这又是一层曲折。“恨”正是“忆”的发展与深化,正像深切期待的失望会转化为怨恨一样。

  但这只是一般人的心理。对于李商隐来说,却有更内在的原因。“寒梅”先春而开、望春而凋的特点,使诗人很自然地联想到自己:少年早慧,文名早著,科第早登;然而紧接着便是一系列不幸和打击,到入川以后,已经是“克意事佛,方愿打钟扫地,为清凉山行者”(《樊南乙集序》),意绪颇为颓唐了。这早秀先凋,不能与百花共享春天温暖的“寒梅”,正是诗人自己的写照。诗人在《十一月中旬扶风界风梅花》诗中,也曾发出同样的感叹:“为谁成早秀?不待作年芳。”非时而早秀,“不待作年芳”的早梅,和“长作去年花”的“寒梅”,都是诗人不幸身世的象征。正因为看到或想到它,就会触动早秀先凋的身世之悲,诗人自然不免要发出“寒梅最堪恨”的怨嗟了。诗写到这里,黯然而收,透出一种不言而神伤的情调。

  五言绝句,贵天然浑成,一意贯串,忌刻意雕镂,枝蔓曲折。这首《忆梅》,“意极曲折”(纪昀评语),却并不给人以散漫破碎、雕琢伤真之感,关键在于层层转折都离不开诗人沉沦羁泊的身世。这样,才能潜气内转,在曲折中见浑成,在繁多中见统一,达到有神无迹的境界。

译赏内容整理自网络(或由匿名网友上传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(dìng)
(dìng)
(zhù)
(tiān)
()
()
()
(xiàng)
()
(huá)
(hán)
(méi)
(zuì)
(kān)
(hèn)
(zhǎng)
(zuò)
()
(nián)
(huā)

提示:拼音为程序生成,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。

滞留在远离家乡的地方,依依不舍地向往着春天的景物。寒梅最能惹起人们怨恨,因为老是被当作去年开的花。注释1、定定:唐时俗语,类今之“牢牢”。2、天涯:此指远离家乡的地方,即梓州。>查看全文

这是李商隐作幕梓州后期之作,为咏梅而寓意之诗。写在百花争艳的春天,寒梅早已开过,所以题为“忆梅”。一开始诗人的思绪并不在梅花上面,则是为留滞异乡而苦。梓州(州治在今四川三台)离长安>查看全文

《忆梅》作者

李商隐李商隐

李商隐(813-858),字义山,号玉谿生,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县)人。出身于没落的小官僚家庭。十七岁时就受到牛僧孺党令孤楚的赏识,被任为幕府巡官。二十五岁时,受到令孤楚的儿子令孤绹的赞誉,中进士。次年受到李德裕党人河阳节度使王茂元的宠爱,任为书记,并娶他女儿为妻。唐朝中叶后期,朝政腐败,宦官弄权,朋党斗争十分激烈。李商隐和牛李两派的人都有交往,但不因某一方得势而趋附。所以他常常遭到攻击,一生不得

忆梅原文,忆梅翻译,忆梅赏析,忆梅阅读答案,出自李商隐的作品

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gygedu.com/shi/634.html

« 上一篇
下一篇 »

相关诗词推荐

  • 嫦娥

    云母屏风烛影深, 长河渐落晓星沉。 嫦娥应悔偷灵药, 碧海青天夜夜心。

  • 北青萝

    残阳西入崦,茅屋访孤僧。

    落叶人何在,寒云路几层。 

    独敲初夜磬,闲倚一枝藤。 

    世界微尘里,吾宁爱与憎。

  • 蝉(本以高难饱)

    本以高难饱,徒劳恨费声。五更疏欲断,一树碧无情。
    薄宦梗犹泛,故园芜已平。烦君最相警,我亦举家清。

  • 霜月(初闻征雁已无蝉)

    初闻征雁已无蝉, 百尺楼南水接天。 

    青女素娥俱耐冷, 月中霜里斗婵娟。

  • 夜雨寄北

    君问归期未有期,[2] 巴山夜雨涨秋池。[3] 何当共剪西窗烛,[4] 却话巴山夜雨时。[5]

  • 无题(八岁偷照镜)

    八岁偷照镜,长眉已能画。 

    十岁去踏青,芙蓉作裙衩。 

    十二学弹筝,银甲不曾卸。 

    十四藏六亲,悬知犹未嫁。

    十五泣春风,背面秋千下。

  • 燕台诗四首

            春 

    风光冉冉东西陌,几日娇魂寻不得。

    蜜房羽客类芳心,冶叶倡条遍相识。 

    暖蔼辉迟桃树西,高鬟立共桃鬟齐。

    雄龙雌凤杳何许?絮乱丝繁天亦迷。

    醉起微阳若初曙,映帘梦断闻残语。

    愁将铁网罥珊瑚,海阔天宽迷处所。 

    衣带无情有宽窄,春烟自碧秋霜白。 

    研丹擘石天不知,愿得天牢锁冤魄。 

    夹罗委箧单绡起,香肌冷衬琤琤珮。 

    今日东风自不胜,化作幽光入西海。 

             夏 

    前阁雨帘愁不卷,后堂芳树阴阴见。 

    石城景物类黄泉,夜半行郎空柘弹。 

    绫扇唤风阊阖天,轻帏翠幕波洄旋。

    蜀魂寂寞有伴未?几夜瘴花开木棉。

    桂宫流影光难取,嫣薰兰破轻轻语。 

    直教银汉堕怀中,未遣星妃镇来去。 

    浊水清波何异源,济河水清黄河浑。

     安得薄雾起缃裙,手接云輧呼太君。

              秋 

    月浪衡天天宇湿,凉蟾落尽疏星入。 

    云屏不动掩孤嚬,西楼一夜风筝急。 

    欲织相思花寄远,终日相思却相怨。 

    但闻北斗声回环,不见长河水清浅。 

    金鱼锁断红桂春,古时尘满鸳鸯茵。 

    堪悲小苑作长道,玉树未怜亡国人。

    瑶琴愔愔藏楚弄,越罗冷薄金泥重。

    帘钩鹦鹉夜惊霜,唤起南云绕云梦。 

    双璫丁丁联尺素,内记湘川相识处。

    歌唇一世衔雨看,可惜馨香手中故。 

            冬 

    天东日出天西下,雌凤孤飞女龙寡。 

    青溪白石不相望,堂上远甚苍梧野。 

    冻壁霜华交隐起,芳根中断香心死。 

    浪乘画舸忆蟾蜍,月娥未必婵娟子。 

    楚管蛮弦愁一概,空城罢舞腰支在。 

    当时欢向掌中销,桃叶桃根双姊妹。 

    破鬟倭堕凌朝寒,白玉燕钗黄金蝉。 

    风车雨马不持去,蜡烛啼红怨天曙。

  • 风雨(凄凉宝剑篇)

    凄凉宝剑篇,羁泊欲穷年。黄叶仍风雨,青楼自管弦。
    新知遭薄俗,旧好隔良缘。心断新丰酒,销愁斗几千。